藤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藤席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CCBN高峰论坛之三网融合电信喜广电忧

发布时间:2020-02-10 20:45:18 阅读: 来源:藤席厂家

CCBN高峰论坛之三网融合:电信喜广电忧3月22日下午消息,CCBN 2012昨日开幕,在展会现场,新浪科技承办CCBN高峰论坛。多位嘉宾在谈到三网融合的发展时,认为现在三网融合在内容上没有太大实质性进展,有的嘉宾认为“电信很喜,广电很忧,强化广电,走火入魔。”

以下是采访实录:

主持人吴纯勇:尊敬的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CCBN组委会主办,由新浪网承办,DVBCN、依马狮、广电网、中国手机报共同主办的“三网融合”业务层面的分论坛,这里边很高兴与网友通过网络的形式进行现场互动。今天首先感谢诸位嘉宾的参与,百忙之中来到这个会议上大家很匆忙。首先从左边先介绍一下:

上海帕科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万明,北京视博云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君鸣,歌华有线战略发展部主任韩霁凯, 中广有线扬州分公司总经理杨春生,湖北楚天金纬广播电视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兴鹤,中国电视互联网推进工作组副组长姜钧凯,索博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新媒体产品事业部张欣,工信部互动媒体产业联盟丁中,格兰研究研究总监韩凌。

我们谈一下“三网融合”目前来看整个进程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今天我们其实是想做一个类似头脑风暴的论坛,大家可以天马行空,有些嘉宾刚才在外面沟通,可以谈一些务实或务虚的东西。我们今天的第一个话题:经过两年的试点,有些试点已经涌现出来,比如武汉电信运营商层面的合资公司,或者移动公司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合作,以及2010年没有形成试点的宁夏地区户户通,我们融合网通过调研,认为户户通这个工程也是在无线领域的“三网融合”模式,因为之前的三网模式的层面是属于有线层面,就是固网和固网层面的合作模式。我们想抛开这些模式,想听听在座各位嘉宾的探讨和建议,包括我没有提到的,还有没有其它好的模式?大家可以先交流和互动一下,怎么看看这个模式?

杨春生:我来自江苏有线,单位是中广有线扬州分公司,我回答刚才这个问题,并不完全太合适,因为我们这个公司不搞数字电视,也不搞增值业务,所以“三网融合”不是我的主战场,但是我可以说几句。“三网融合”2010年提出来之后,搞了第一批试点,今年搞了第二批试点,排在第一个城市就是扬州,我们之前也不知道,直到网上公布了我们才知道自己是试点城市,也比较吃惊。

关于“三网融合”,从我个人的看法,三网融合在内容上没有实质性进展,不知道和现在的大环境合拍不合拍,我自己是感到没什么进展。等于现在“三网融合”是在广电总局领域里炒来炒去,就是我们搞了很多的业务,也有很多的发展,但是细想,没有三网融合这些业务也应该是我们做的,这些业务是我们自己炒热的,可以说这就是我们份内的事儿。

真正的突破,从电信方面来讲,无论是语音通讯还是互联网通讯,都没有突破。拿扬州来讲,我们现在拿不到电信的IP地址,都是从北方联通兜圈子,关系好可以拿到,如果关系不好可能这个地址段很快就被封掉。所以三网融合我们下面做难度比较大。我觉得从国家层面来做可能更好一些,把这个业务能够早一点做规范和规定,靠下面去斗,我觉得长时间以来也不会有结果,因为毕竟涉及到两家利益相争,我对“三网融合”以目前的形式来做,内容上并不是太乐观,虽然有些地方搞了一点形式深的突破,但具体内容上不是太乐观,至少扬州我们就不知道怎么去推动。

主持人吴纯勇:感谢杨总的介绍和发言,王兴鹤王总前几年一直在做法规政策的研究,之前关于广电行业七问受到业界人士的关注,请王总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和观点。

王兴鹤:我是来自荆州的,就是刘备大意失荆州的荆州,我今天不是说的刘备大意失荆州的荆州,而是大意失广电。对于“三网融合”,我的总体评价是电信很喜,广电很忧,强化广电,走火入魔。“三网融合”本来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但是现在它变成了一个单赢的局面,我们“三网融合”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但是它已经变成了电信部门的强化垄断的扩张战略,是个单边行动,我有这个感觉。

第二,我认为它有一个错误,工信部最初提出的“双向准入,八项试点”,我觉得这又被相关方针。我查过很多资料,很多国家开始搞“三网融合”都是对广电行业进行保护,先进行单向准入,然后再逐步过渡到双向准入,为什么唯独中国选择了这样的路线?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

第三,有一个疑问,2010年工信部的领导在回答记者问的时候有这句话,现在国际上“三网融合”已经不是一个问题。昨天CCBN的主题报告,王台长也说到了“三网融合”不是一个问题,我这里说一下三网融合不是一个问题,是一个结果,三网融合怎么不是问题,这个过程要认真地研究。像美国搞“三网融合”最先也是有问题的,他们连邦通信委员会绝对不允许电信染指广电的业务,一直到很多年之后,他们觉得广电实力和电信部门差不多之后才修改连邦通信法,最后准许电信进入广电业务,最后才不是一个问题。这个“不是一个”不是简单得来的。

第四,我觉得有一个谎言要把它揭穿,我们“三网融合”领导小组好象向最高层领导时候提出了一个很动听的话,叫“两个服从,一个尊重”,就是服从国家利益,服从人民利益,尊重科学规律。但是我认为现在的“三网融合”没有服从国家利益,也没有服从人民利益,也没有遵从科学规律,我认为它最好地服从了电信的利益,而没有服从人民的利益。今年我们电信的反垄断,我们都知道电信是怎么通过垄断从用户的荷包里吸取钱的,所以他可以更好地服从他们的利益。他没有很好的遵从科学的规律,我认为“三网融合”不仅仅是个技术的问题,现在我们在“三网融合”上技术上可能已经不成为问题了,同时“三网融合”还是一个经济问题,既然是一个经济问题就不仅仅是按技术的规律办事,同时按经济的规律办事,按经济的规律办事就是要搞公平竞争,搞市场经济最根本的特征就是公平竞争。就拿中国移动来说,它今年的营业收入是5280亿,创造的利润就是1260多亿,而中国广电整个营业收入就400多亿,这么小的市场主题怎么能和中国电信这么大的市场主体进行竞争呢?这符合科学规律吗?这不符合科学规律,所以这样的谎言我们必须把它揭穿。

第五,就是一个结果,我认为“三网融合”按这条路走下去,最后只有一个结果,最后强化电信部分的垄断地位,而最后把广电做死。现在我们有一个困惑,双向网改造,不改不行,改也不行,不改我们没有办法实现互动,我们和电信大力推广的IPTV没有办法进行竞争。我们改了呢?投资了很大的资金,但是我们没有宽带出口,不能发展全业务,那么也是死路一条。所以,我觉得“三网融合”这么走下去,全中国人民就会失去广电网,而不是我们大意失荆州的问题。

谢谢大家!

主持人吴纯勇:王总很犀利,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融合网搜一下“三网融合七问”,当时王总在广电局的时候,我说我的根底不行,请王总把“七问”整理出来,从发布出来之后各方面,主管部门包括地方运营商各个层面大家关注度很高,刚才王总提到整个有线网面临的所谓双向网改,用户的情况,包括面临的竞争其实都很现实,这时候也很希望业内外尤其有线行业,以前我们做过调研数据,真的希望各方有识之士能真正站在有线网层面出谋划策,为产业尽一份力都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作为。针对王总刚才提到的双向网改以及互动情况,下面有请歌华有线的韩主任大概介绍一下,因为这些年歌华优先在双向高清交互互动层面也有一些大的举措,包括我最近发的一些盒子都不叫高清互动机顶盒,起了一些自己的概念,请韩主任就歌华方面做一个简单介绍和分析。

韩霁凯:歌华有线数字电视交互平台搭建得比较早,2009年9月18日开始推广高清交互数字电视,目前截至到3月份落户已经达到了280万户,也成为国内最大的高清交互数字电视平台,终端的用户数量在全球来讲也是比较靠前的。推广高清交互数字电视平台主要还是基于我们对未来业务的发展以及对竞争的评估,我觉得本身高清交互数字电视平台为有线电视运营商提供了一种发展思路,但这种标版和模型并不一定能够成为各家所能够复制的模型,正如杭州华数的模型,我们认为很多家不能照搬照抄是一样的。刚才主持人也提到国内有很多的模式,在我们的命题里也都有。

.blkContainerSblkCon ge,.page{ font-family: "宋体", sans-serif

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

企业纳税筹划

广州代理记账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