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藤席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创意写作课文学还能怎么写

发布时间:2020-07-13 15:58:56 阅读: 来源:藤席厂家

本月底,中国第一位创意写作博士将在上海大学毕业,从创意写作2009年进入大学校园以来,这一直是一个另类尝试。创意写作颠覆了中文系老师和学生对文学创作的原有认知,而在“颠覆”的背后,还有困惑、困境同在。大学校园里的创意写作更像个矛盾体,曲折、生动、热闹,这就如同创意写作本身。

年轻教授的断然转向

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葛红兵今年46岁,31岁时就当上了正教授、博士生导师,那个时候他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文艺理论研究信心满满。但在回首往事时,葛红兵不得不说,2004年,他在英国剑桥大学的经历改变了他的学术人生。

那一年,年轻气盛的葛红兵曾作为高级访问学者,到访剑桥大学。但他惊讶地发现,在英国已根本无法找到以文学研究为目的的中文系,与他的研究对接。“英国传统意义上的文学系,比如教授文学史、语言等已经很少了,他们的文学系多数以creative writing(创意写作)为主。”面对英国境内的大学已有八十多个创意写作专业的事实,葛红兵听从了命运的召唤,开始研究创意写作。

一年之后,葛红兵把学术成果带回到上海大学,随他一起回国的还有22本国外创意写作教材。“当时上海大学校长还是钱伟长,我直言,上海大学要想弯道超车,一定要有领先思维,要有文化产业思维。”但他的想法真正变成现实,已是2009年的事儿了——上海大学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创意写作中心。今年2月,写作中心又获批为全国第一家创意写作学科博士点;本月底,国内首位创意写作学博士将在此毕业。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同样也在做一件具有颠覆意义的事情,“在我上中文系的时候,都是躲进小楼,自己搞自己的纯文学研究,但我现在做的是要和连通时代脉搏的真正‘当代文学’对接,在媒介融合的时代与文化产业对接,总之就是要接地气儿。”2004年,邵燕君曾和几位同仁成立“北大评刊”论坛,但研究越久,失望越深,“我们的文学期刊常常是自说自话,它甚至不是一个遗世独立的象牙塔,而只是一个与时代脱节的小圈子。”邵燕君被迫把目光转向了网络文学,“那是2010年前后,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要研究网络文学,让我跳下去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

多年摸索下来,邵燕君开始理出了一个理念:中文系培养学生,尤其是“创意写作”方向的学生,应强调“入场式”写作、“入场式”研究。这不同于葛红兵的欧美创意写作培养模式,而是以更自由、更开放的面貌示人。

2014年9月,北大开设了“创意写作”专业,每年招收40名硕士生。为了全面观察网站,40名学生分成六个团队,分别研究起点、腾讯、百度、红袖、晋江、豆瓣等文学网站,并“开坑”写作。其中,上学期与腾讯签约的“哨子”团队创作的《妖店》因点击率不高而遭遇质疑,有评论说:“研究生‘get’不到网络读者的点很正常。”

但邵燕君传递的最新消息是,那些遭受揶揄的同学目前没有罢手的意思,他们还将继续在网上连载小说,而且这学期有更多的同学新开了“坑”。本月中旬,邵燕君还和她的学生团队成立了“北京大学网络文学论坛”,推出研究网络文学的《男频周报》《女频周报》《原创周报》,在该团队的微信公众号“媒后台”上推送。

同样是大学里的创意写作,葛红兵和邵燕君选择的路径不尽相同,但他们追求的目标一致,就像葛红兵所说的,创意写作是面向文化创意产业的培养模式,它培养的人才不仅包含文学写作者,同时也包含面向创意产业的从业人员——比如创意产业的管理者、组织者、策划人,以及各种各样的撰稿人。

除了上海大学和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广东财经大学等也都设置了创意写作专业,南京牛皮癣专业医院山东师范大学今年4月又成为最新加入的成员,目前还有更多的大学正在紧急招兵买马、寻找驻校作家,准备开设创意写作专业。

老师的梦境讲进课堂

“在我们这儿你们会发现写作不会痛苦,不会像中学生写作文一样,因为我们恰恰是要把那些所有束缚我们的条条框框都打掉。”上海大学创意写作专业硕士生徐畅说,老师第一次上创意写作课说的这番话就颠覆了他的写作记忆,“老师说,错别字、啰嗦、颠三倒四,在中学作文里都被老师砍掉了,现在我们要把它们找回来,成为大家的写作技巧。”

再过5天,江苏师范大学作家工作坊主持人、驻校作家叶炜将参加上海大学博士论文答辩,叶炜说,创意写作和传统写作最大的区别在于,创意写作认为,动笔写不是最重要的,将写之前的潜能激发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徐畅清楚记得,在创意写作课堂上,为了讲清楚激发潜能这件事,葛红兵教授分享了困扰自己多年的梦境。他曾经老是做同一个恐怖的梦,在走廊里始终听到上课的铃声,他还在走廊里到处跑,找不到要去的那个考场。即便上大学了,这个梦依然困扰着他。“葛老师说,这个梦的焦虑是什么我知道,这是我怕自己考不好,我想逃避考试,但又逃避不了。”他把自己的梦境写成了一篇小说,发表了。在课上,葛红兵举例说,有的同学做过富翁梦,或许会担心这梦是不是值得写。但实际上,任何的梦,哪怕是最可耻的梦,都值得写。

在创意写作课堂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大家都要敞开自己、表达自己,那是一次彻底的自我放逐,“它需要和学生自身的成长结合起来,释放出以前的自己,很多细密的心思、欲望都打开了,同学们在思想上坦诚相见。”上海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许道军说,有的谈到了家人的去世,有的谈到了父母的争吵,有的谈到成长中的困惑,也因此,创意写作课堂有一个很重要的“保密原则”——守住彼此的秘密。

而北京大学创意写作课堂,又是另一番景象。“自觉型写牛皮癣病因作和当下的影视类型化写作、畅销书写作模式之间,有一道看似无法跨越的鸿沟和断裂地带,我们需要超越这个障碍。”和邵燕君共同主持创意写作课堂教学的中国青年出版社副编审、资深网络文学研究者庄庸这样告诉学生们。

很多同学都记得,关于网络文学写作,单是主角,庄庸就曾经讲过整整一堂课。“庄老师以具体网络文学作品为案例,细致分析了如何‘主角为王’;如何主角出彩,各个配角也出彩;如何主角是串角,其他配角则像珍珠链上的珍珠,诸如这样的多视角多主角等各种不同情形。”北京大学创意写作专业学生邓溪瑶说。

写作时脑子变得清醒了

“我初进北大中文系时曾被告知,中文系不培养作家。但我知道我的很多同学都是抱着作家梦进中文系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薛静这样说道。

上海大学创意写作专业硕士生徐畅也像薛静一样,有过同样的困惑,“我特别热衷写作,但在高中时很难发挥出来。你擅长的一方面,在别人看来也许并不重要。”

所以当创意写作专业出现在大学校园时,很多学生积极响应。邓溪瑶是在参加学校社团活动时,听说了学校开设创意写作专业这档子事儿的,“我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动心了。”初中时,邓溪瑶跟同学一起读网络文学、写网络文学,但她进入北大学的是政治经济学,写作梦似乎离她远去。但就在那一刻,邓溪瑶潜藏多年的梦想横冲直撞跑了出来。

邓溪瑶重拾网络文学写作不到一年,两个月前,她和晋江文学网签约了,在网上连载她的网络小说《神示幻想》。“这是个末世穿异界救世的故事。大脑洞、剧情流、甜虐都有点,伏笔悬念也有。”邓溪瑶说,目前这部小说已连载15余万字,每日更新3000多字。

“你的女主读下来,面目模糊,就连一撮毛或一颗痣都记不住。”“读者要的就是代入感,不在乎你为什么穿越,怎么穿越。”这是庄庸老师为网络小说《神示幻想》做出的“神”评点,使邓溪瑶完全颠覆了此前的写法,而重新结构的整个故事有了“欢脱”的开始。邓溪瑶感到,她比那些职业写手要走运得多,不仅有老师的指点,还有同学课上的鼓励和挑刺,“也许我的未来是可以和写作产生某种联系的”。

和邓溪瑶不同,中国第一位创意写作博士叶炜接触创意写作时,已从事纯文学创作数年,在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中,他的作品《富矿》曾入围,在最近公布的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中,其作品《后土》再度入选。

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叶炜完成了“乡土中国”三部曲最后一部《福地》的写作。叶炜这部新作是以天干地支的顺序,写了60章,正好一甲子,也是一种循环。他有意识地以超现实写作手法,打通天地人鬼神的界限,让他们成为共同的叙事主体。“和之前的纯文学写作不同,现在我可以说写作变得很自觉,脑子也变得更清醒了。以前的写作写到哪个地方、哪个情节,常常是随性的。”

和创意写作碰撞之后,大家对写作的旧有印象发生了改变,就像薛静所说的,“过去,我对写作的刻板印象其实是将其窄化了,也是将其精英化了。如今在我看来,写作不是精英化的方式,是创意写作把写作的宽度拉开了。”

驻校作家未必是救命稻草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与创意写作研究中心上月挂牌,经过三轮选拔,最近刚从本科生、硕士生中招来35位学生。中心主任顾广梅说,创办该中心,是向欧美创意写作开拓者致敬,也是与国内创意写作先行者的呼应。

但顾广梅不得不说的是,筹划研究中心过程中,她就有一个困惑——国内现成可用的创意写作教材非常稀少,她只能靠十几年教学经验的积累以及朋友的力量,自己编写教材。

上海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许道军对此深有同感,“尽管目前有几千种教材,但符合现实教学需要、具有科学训练方案的教材,几乎没有。”复旦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专业硕士点(MFA)负责人王宏图教授更提到,“美国创意写作经典教材影响很广,但仔细研究后发现,中美文化差异太大,美国创意写作经常是把写作当成技术工程来做,这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有的地方太机械化了。”他认为,国外经典教材照搬到中国课堂上未必能得到很好的效果,甚至会令大家吃苦头。

不仅如此,缺教师也是目前突出的问题。许道军说:“创意写作教师既要懂写作、懂文化创意产业,还要懂教育教学,这样的人才国内非常稀缺。”对此,王宏图直言,和美国创意写作的教师构成基本都是作家出身不同,中国教写作的老师很多都没有实践经验,“我甚至发现很多写作老师思维方式还停留在老的框框里,和被诟病的中学语文教学一脉相承,有的老师的写作水平比我们学生还低。”

为了解决这个困境,很多学校都想到招募作家进高校,成为驻校作家。但许道军对此颇有微词,“作家教写作,有的教得非常好,有的教得非常糟,我们的创意写作课,曾请来三十多位作家给学生上课,但又会写作、又会教学生的人很少。”许道军注意到,作家当老师要么很紧张,要么太自信,这两种情况都教不好。而且有的作家尽管有成功写作的私密经验,但这些经验放在其他人身上未必奏效。“我感觉驻校作家问题很快会显现出来,即便是大作家的课,将来都会面临学生翘课的现象。”

面对种种困境,葛红兵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认为,首先要不拘一格降人才,无论是专业作家,还是业余写手,只要有实战经验,又有教学能力的,高校应不受制于学历、学位,将他们引入高校。“网络作家也可以成为大学老师,他们中的很多人创新能力很强,创造了新的写作范式、新的小说类型,很了不起。”同时他认为,适当引进欧美的创意写作博士、硕士,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无论怎样,创意写作在高校才刚刚兴起,社会各界对创意写作培养目标还需持宽容态度,而不能急于求成。王宏图认为,“我们要破除一个误区,创意写作能培养出优秀作家当然很好,但也不一定人人都成为作家,通过训练,使表达更加生动、有效,更加简洁,尤其在新媒体时代,会让整个社会受益。”(记者 路艳霞)

菏泽工作服设计

山西工服定制

临汾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