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藤席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生下死婴让她精神失常把石头当亲生孩子喂养竟迎来转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19:47 阅读: 来源:藤席厂家

刘春花刚进罗家当媳妇可把罗二娘高兴坏了,她儿子罗大成是个木鱼脑壳,相亲七八回了没一个成的。刘春花见了罗大成二话没说,就同意了这门亲事。

刘春花一进罗家的门,就没有闲下来过,整天不是埋头在地里,就是忙里忙外地做家务。家里做饭、割猪草、喂猪的事好像她一个人全都包了,罗二娘欢喜得合不拢嘴,逢人就夸她家的刘春花是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媳妇。

可好景不长,罗二娘渐渐发现了问题,结婚大半年了,刘春花的肚子就是没动静。罗二娘急着让儿子成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早点抱上大孙子。罗二娘心里急,四处给刘春花找太医开吃了能怀孕的药,可还是没有什么起效。罗二娘干着急,想前想后,觉得这刘春花啥话也没说就进了自己家的门,原来这里头还有这么一回事啊。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加之刘春花又勤快,任劳任怨的,罗二娘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整天一个人唉声叹气的。

这刘春花当然明白婆婆的心事,但一个女人家又怎么好主动说这些事呢。她也只能默默忍着,受着,更加卖力地承担着地里的农活与家务。原来,这刘春花果真是嫁过人的,但没有生孕,所以被以前的婆家赶出了家门。

罗大成果然是个木鱼脑壳,对罗二娘与刘春花的心事一点也不知情,白天只知道闷着头干地里的活,夜里也很卖力地在刘春花的肚皮上播种,有没有开花结果,他却管不了那么多。

这样平淡的日子过了一年多。一天,罗二娘突然发现刘春花扶着地边的树呕起来。当时没在意,第二天她又发现刘春花吃饭时跑到门外去呕。罗二娘这才注意到刘春花这段时间的饭量也大了些,她心中一惊,难道是这丫头有了?罗二娘赶紧找来太医,给刘春花一诊脉,果然是怀上了。罗二娘这个喜啊,真是比在地里挖到金元宝还要高兴,她赶紧张罗着给刘春花保胎,还背着罗大成偷偷给刘春花开小灶。刘春花怎么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吃呢,总是趁罗二娘不在,把好吃的留给了罗大成。

怀孕十月,第二年初春,刘春花终于生了,可刘春花生下的孩子把接生婆都给吓了一跳。这孩子生下来黑里巴秋的,还不到十厘米长,不一会儿就没气了。罗二娘心疼的坐在地上号啕大哭,罗大成只得憨憨地站在他老娘身边看着她哭闹。留下刘春花一个人躺在床上暗自流泪。

罗二娘本想让罗大成把这死孩子丢到后山的山沟里喂野狗,在乡间刚刚生下来就夭死的婴儿象征晦气,让野狗吃了也就把晦气带走了。刘春花却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死死抓住死孩子,坚持要把孩子留下。母子俩拗不过,就只好暂时顺着她,想趁刘春花不注意的时候再把死孩子丢掉。可这刘春花三天三夜都没合眼,抱着死孩子泪流不止。

这可是初春天气啊,死孩子早就有股臭味了。刘春花只好提一把锄头,把死孩子裹在一块布里,带到前山埋了。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刘春花的肚子从此再没有鼓起过来,罗二娘对刘春花的肚子也算是死了心,可罗家总得有后啊。罗二娘却毫无办法。

这天,刘春花来前山割猪草,累了就背靠一棵榆树坐下休息。刚坐下就听到身后传来小孩子格格的笑声。刘春花心中一惊,赶紧站起身四下寻找,这荒山上哪里有小孩子的影子。等她又想坐下时,那孩子的笑声又从树背后传来了。刘春花转到树后,笑声又转到树背后去了。刘春花心生疑窦,拿起手里的镰刀就开始在树根下刨。不一会儿,镰刀就碰到一个硬东西。刘春花把它刨出来,是一块二十厘米来长的石头,冰凉冰凉的,并不十分重手。刘春花把它上面的土用镰刀刮掉,一看,吓了一大跳。她抱起那块石头就往山下溪沟里跑,洗净再看,这石头竟像个孩子模样,仿佛还在对着她笑呢。

刘春花看这石孩着实可爱,就把它带回家里。罗二娘和罗大成一见,吓得魂不附体,说这一定是什么不吉利的东西,让刘春花赶快拿回去埋掉。刘春花不肯,硬把石孩留了下来,白天上地里干活用背小孩子的背裙背在背上,晚上睡觉也搂在怀里。从此罗大成不敢再和刘春花同房,罗二娘连和刘春花同桌吃饭都不敢。刘春花渐渐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人还是像以前那样勤快肯干,但神情却开始变得痴痴呆呆了,干活时倒还像个正常人,可只要闲下来就只知道抱着石孩问寒问暖,一心扑在石孩身上,连自己的日常梳洗换衣也不理了。

半个月下来,刘春花简直像个疯子,披头散发地在村子里四处游荡,夜里还常抱着石孩跑到前山上去坐在山坡上和石孩说话。村子里的老人说这是鬼上身,恐怕没得救了。罗二娘和罗大成吓得想管也不敢管,任她自生自灭。没多久,刘春花就从村里失踪了,有人就说刘春花可能是跑到山沟里被野狗群给吃了,罗二娘母子两个又气又难过。

大概过了半年光景,罗二娘正在家里烧火做饭,门口进来一个光鲜女子,进门就喊她“妈”。罗二娘没认出是谁,再看,才认出这女子竟是自己丢了半年多的媳妇刘春花。罗二娘又惊又喜又怕,她小心翼翼地问刘春花是人还是鬼。刘春花笑着说:“妈,不要怕,我是人,我给你带孙子回来了。”罗二娘半信半疑,朝刘春花背上一看,果然见她背上背着个白乎乎的胖小子,大约有半岁多了。罗二娘想,这刘春花离家也有半年了,怎么就生出个胖小子来呢,难道是从外面偷回来的。孩子实在可爱,罗二娘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婴儿的小脸蛋。手刚触到婴儿的肌肤,罗二娘的手就像是被火燎了一下,尖叫着缩了回来。那婴儿硬棒棒的、冰凉冰凉的,竟是个死婴儿。

罗二娘的尖叫倒把刘春花吓坏了,她赶紧把婴儿从背上取下来抱在怀里,边摇边哄:“哦哦哦,乖乖莫哭哈,婆婆吓倒你了。”这时罗大成也扛着锄头回来了,一见这情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罗二娘死死把他拉进里屋细说了,娘俩才胆胆怯怯地出来。他们本想让刘春花抱着死婴儿赶紧走,刘春花却赖着不走了,就像她从来没有失踪过一样。不过,现在她夜里不会抱着婴儿出去了,只是一个人坐在床上哄孩子睡觉。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勤快能干,外人看来现在的刘春花和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

一天晚上,刘春花突然在她的屋子里惊呼起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刘春花蓬头乱发,衣衫不整地从屋子里冲出来,罗二娘和罗大成怎么拦也拦不住。刘春花跑出家门,正不知道朝哪里跑去找,却听见有孩子格格的笑声从远处传来,中间还夹杂着喊“妈妈,妈妈”的童音。刘春花急疯了,寻声追去。罗大成这回也担心地操起一把锄头也追了出来。前脚跑,后脚追,刘春花追着孩子的声音一直跑到了前山那棵榆树前,才看到那孩子就站在榆树下笑呵呵地喊她。刘春花哇哇哭着扑上去抱孩子,可孩子却一下不见了。刘春花正想四下寻找,榆树根下传来孩子的声音:“妈妈,明年我就回来了。”话声一落,刘春花就昏了过去。

跟上山来的罗大成东找西找,才在榆树下找到昏死过去的媳妇,他立马丢下锄头把刘春花背回了家,又请在太医开了几付中药调理。

第二年开春,刘春花竟然产下一个大胖小子来。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