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藤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境外投资松绑之后做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8:41 阅读: 来源:藤席厂家

境外投资松绑之后做什么

商务部部长助理张向晨日前在解读《境外投资管理办法》(最新修订)时透露出几条重要讯息,例如新版《办法》以“备案为主、核准为辅”,约98%的内容不再需要审批,只需三个工作日就可完成备案;当GDP还在为7.5%“左右为难”之际,对外投资增速轻松保持着10%的增速不断升级;中国即将成为净资本输出国,但依然处于对外投资起步阶段;虽然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迎来难得战略机遇期,但“走出去”仍然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  以上信息综合起来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之路迎来新一轮政策红利,境外投资热潮可期。不过,这条出海之路,前景虽好,但并不平坦,企业需要克服重重困难,各级政府也应继续做好公共服务工作。

自从我国在2001年确定“走出去”战略,鼓励企业赴海外投资经营以来,对外投资在过去十几年间实现了快速增长。据商务部公布的数字,2002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为27亿美元,2013年这一数字已增至1078亿美元,12年间增长了近40倍。同时,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连续两年列世界第三位;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超过6600亿美元,列世界第11位;境外中资企业数超过2.5万家。  对外投资与利用外资之间的差距正在不断缩小。张向晨预计,今年我国对外投资增速约为10%,对外直接投资金额将达1200亿美元。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为749.6亿美元,增速达21.6%;与此同时,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873.6亿美元,下降1.4%。增幅上的一升一降,预示我国对外投资金额超越吸收外资金额“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此前,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曾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今年,也可能是明年或者后年,中国的对外投资很快就可能超过利用外资的规模。  这些数字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中国正在从资本输入国转变为资本输出国。而且,这绝不仅仅是数量的突破,更是质的飞跃,标志着我国正从“商品出口”转向“资本出口”,这对于改革开放以来长期将吸收外资放在重要战略地位的中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转变,这种变化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  当前,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我国正从“商品出口”转向“资本出口”,对外投资有望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甚至有专家预计,到202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或将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投资国。   然而,中国这几年对外投资发展虽快,但就目前来说,中国对外投资的存量和一些发达国家的差距依然很大。据悉,在存量上,中国6600亿美元的存量只占世界的2.5%,相当于美国的10%左右,中国的海外净资产相当于日本的一半左右。所以,要在2025年实现赶超美国的目标,中国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另外,如果用联合国贸发会议的跨国性指数(TNI)来衡量中国对外投资质量和水平,目前中国跨国性较强(TNI超过20%)的企业寥寥无几。  甚至有一项统计还显示,“十一五”期间我国海外矿业收购失败率超过95%,这一数字令人触目惊心。在规模快速提升和迎来政策红利释放的同时,我国对外投资过程中的诸多问题也逐渐显露,所以,如何从“投资大国”成为“投资强国”这一问题在当下更值得我们深思。  张向晨指出,目前,中国企业的境外投资面临着一系列的困难和问题,如国际形势日趋复杂,境外投资主体和行业日益多元,部分企业跨国经营经验不足、风险意识不强,企业投资主体地位尚未真正落实等。  例如华为当年在印度建研发中心,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受到了来自政府的阻碍;而上了美国政府黑名单的中国企业,在当地更是举步维艰。所以,中国企业在很多国家仍然面临着歧视性待遇。中国企业“走出去”属于后来居上,优质资源大都已被开发,不得不从高风险的领域入手,甚至还要出高价,背负扰乱市场的不良名声。  发生这些问题,说明这些公司国际化经营能力仍待增强,没有做好准备,匆匆忙忙就出海,暴露了自己的体制和机制缺陷。确实,海外投资、跨国经营是一项系统工程,难以一蹴而就。跨国经营需要一个立体的战略规划,包括区位与产业选择战略、市场竞争战略、企业品牌战略、国际化人才战略等。  打造世界级的跨国公司不单单是企业的事,也不单单是政府的事。当然,主体是企业,各级政府也要做好服务工作。  从此次新版《办法》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希望加大对外投资的力度,但已不再像以往那样把对相关企业出台各种政策优惠作为手段,而是以充分的简政放权来让企业行使自主权。摆脱了对政策支持依赖的中国对外投资,希望更能适应国际市场的竞争机制,可以更快地成熟起来。  从效果来看,从《办法》10月6日开始实施以来,江苏、深圳等地方商务主管部门反馈,办理备案的企业数量与此前相比增加了不少。以10月16号为例,当天共有41家企业办理了备案手续,企业反应非常积极,认为这个《办法》大大便利了人们对外投资的活动。  那么,境外投资大松绑之后,接下去更应关注的是,如何借助当下规模快速提升和政策红利释放的东风,让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走得更远、走得更好?从目前来看,虽然国家对境外投资持鼓励的态度,但在具体的管理方面,尚有滞后。  据了解,我国尚没有一部关于境外投资的正式法律,各个管理部门各自出台自己的规定和文件。比如,国家发改委制定了《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商务部制定了《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外汇局制定了《境内机构对外直接投资外汇管理规定》、国资委制定了《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等。  协调好各部门的政策规定与管理,适时出台对外投资有关法律显得很有必要。仅仅取消审批制还远远不够,在政策层面,还有很多地方有待完善,例如加强对外投资与跨国经营的融资服务,加强信息服务,加强人才培训,减轻税收,完善法制环境,为重点跨国公司开通绿色通道,改善中国跨国公司的国际舆论环境,建立为中国跨国公司服务的社会支撑体系等。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